首頁 | 走進賽立信 | 新聞中心 | 市場研究 | 媒介研究 | 專項研究 | 競爭情報研究 | 人才招聘 | 在線留言 | 聯系我們 | English
寬帶接入網粵首發牌 民資沖到紅線外
雙擊自動滾屏 發布者:smrbpessinoci 發布時間:2015-9-18 16:31:56 【字體:

    近兩月,廣東省通信管理局發放了首批寬帶接入網牌照的試點,首批試點企業為本地原駐地網運營商互通寬帶、C D N加速廠商網宿科技、基礎設施廠商金萬邦及世紀互聯。試點城市與原駐地網一樣,目前只面向廣州、深圳兩地。據業內人士介紹,最快今年底有可能試點范圍擴大至珠三角。

點擊瀏覽下一頁

    廣東是2014年12月工信部發布《關于向民間資本開放寬帶接入市場的通告》之后,第九個正式發放牌照的省份。相比于移動的虛商轉售,向民間資本開放寬帶在21世紀初就嘗試了,但發展14年,民營企業寬帶接入只占據不到10 %的市場份額,“南電信北聯通”占據80%以上的絕對統治地位。而這次民間資本的頭銜從“駐地網”變成“接入網”,是否真的化身自由靈活的“鯰魚”呢?

名正言順到“紅線”外

    這次接入網的《試點方案》,相比于14年前的駐地網,最大區別就是寬帶運營商的業務范圍從社區內擴展到“用戶端到網絡接入服務器范圍”,而過去,居民社區是駐地網所能運營的“最后一公里”,俗稱“紅線內”,這次,民間資本可以進入除了城際骨干網絡以外的所有“紅線外”的城域網。

    具體運營有什么區別呢?過去,駐地網運營商只能覆蓋小區內的服務,小區之間、小區與服務器之間的光纖需要向運營商租用鏈路。據互通寬帶總經理張洪海介紹,目前的租用費用一般至少每公里每芯400元,而一個光纜標準規格是48芯或96芯。“目前多了個選擇,可以選擇自建。”張洪海告訴南都記者,自建的范疇除了鏈路,還有每個城區的匯聚機房以及城市的核心機房。

    但實際上,自建的費用也不見得低。“中移動此前建設廣州市公安網的鏈路建設中標方案就達到100億。至于匯聚機房及核心機房,以海珠區為例,可能需要2-3個匯聚機房,每個成本在100萬-200萬,比小區機房貴出10倍,而核心機房更是以億計。”張洪海說,10公里內的小區互通可以選擇自建,再長的距離還是以租用為主。

    如果運營差別不明顯,過去駐地網試點14年不溫不火,這次又改變了什么?“過去的駐地網是各地通信局發放的牌照,而這次接入網是工信部直接發文,是一個全國性行為,性質完全不同。”網宿科技董事長助理孫孝思表示。實際上,廣東剛發放四張牌照不到一周,工信部通信發展司司長聞庫就前來廣州視察互通寬帶及網宿科技,可見其重視程度。

    而張洪海則表示,接入網主要是更明確了業務范圍及法律定義,讓寬帶運營商更加“名正言順”。

    其實駐地網發展多年,一直游走在法律灰色地帶。2001年,駐地網牌照發放,可以進行小區內網絡建設及運營;2007年,為了避免寬帶運營商建設網絡后實行排他,造成壟斷,新的《物權法》規定,小區的寬帶網絡歸業主委員會所有,相當于過去駐地網及基礎運營商建設的網絡均“充公”,但實際上這個規定一直沒有貫徹,而部分駐地網運營商依然對自建網絡進行收租。據業內人士介紹,因為從這之后駐地網身份尷尬,原本一位香港老板計劃入股e帶寬也選擇了放棄,之后也沒有新的駐地網牌照發放。

    去年4月,住建部再次發文,要求新建小區必須鋪設光纖,否則不予驗收,而此后新建的小區,明確寬帶網絡歸開發商所有。“這次政策相當于給駐地網打開‘紅線外’的運營可能。”張洪海說,此前耕耘多年的駐地網自建網絡也有了新的運營想象。

    目前各地對原駐地網的政策不同,比如上海,就要求必須用寬帶接入牌照去替代駐地網,而在重慶,如果此前擁有駐地網牌照而現在沒有接入網牌照,則維持現狀。

各色參與者模式互異

    從目前獲得批文的企業來看,以網宿為代表的CDN加速廠商,以鵬博士、互通寬帶等全國性或本地性原駐地網,以蘇寧云商為代表的電商表現最為積極,而他們也存在各種差異化。

    蘇寧曾對媒體表示,寬帶接入有利于其O 2O戰略推進。“以蘇寧門店為中心,逐步向周邊社區和樓宇滲透。”至于網宿,孫孝思告訴南都記者,這可以讓其CDN加速的主業進一步下沉。“過去我們主要在骨干網絡上做CDN加速,但實際上從過去的模擬信號到現在的數字信號,網速要求越來越高,獲得城域網的運營權,我們可以進一步把節點下沉。”據其介紹,網宿希望可以整合跨區域的資源,通過就近節點分發提高網速。實際上,在目前發放牌照的9個省份中,網宿拿到其中6個。

    除此之外,就是原駐地網牌照商。通信專家付亮認為,這些原駐地網運營商才是目前的主力。目前發放牌照的9個省份,除重慶均至少有1家本地駐地網牌照商。“尤其是區域化運營商,因為不同于移動運營商是一個標準產品、可全國復制,寬帶需要考慮物業與實際使用的影響。一方面其更換周期至少一年,只有本地運營商才了解這個小區是否到了寬帶更換節點,是否有進入價值;另一方面,物業進入費用也是寬帶運營商不可忽視的成本,而本地運營商具有與本地物業談判的先天優勢。”

    據張洪海介紹,物業費用大概占銷售15%的成本,是除了寬帶租賃費用最高的成本板塊。“除此之外,比起網宿等原來2B的企業,我們在本地化上有品牌知名度,以及面向家庭用戶的點對點服務經驗。”

批零倒掛還賺什么?

    “目前對于寬帶運營商,賺差價還是最直接簡單的盈利方式。”付亮如是表示。但與移動轉售的虛擬運營商相比,寬帶的“批零倒掛”有過之而無不及。

    “目前我們向三大運營商租用寬帶至少6萬元/G,比起幾元錢/M的零售價是十幾倍的差距。”張洪海說,目前寬帶成本占總成本25%-30%,是最高的成本部門。“雖然我們通過復用、機房緩存等技術手段節約50%以上的帶寬,但實際上還需要預付款來覆蓋現金流,會計利潤依然是虧損的。”

    業內人士鐘白(化名)表示,三大運營商收取這部分互聯費用是不合理的。“香港九大運營商的互聯費用為零。而在國內,舉例說,阿里把內容存儲在電信機房,電信收取托管費,反過來還向接入網運營商收取接入費用,雙重收費并不合理。”

    那么比起基礎運營商優勢在哪里?首先還是物業進入費用。“運營商要求全面覆蓋,議價空間肯定更低,而小民企談不攏一家完全可以不合作。”付亮如是表示。而鐘白介紹說,移動給物業的寬帶進入費用接近10元/戶,而駐地網運營商是遠低于這個數字的。

    “同時,我們有更靈活的體制。比如說支付方式可以通過微信支付,不需要上門收費;比如與CP合作的定向內容流量包。”孫孝思如是告訴南都記者。“當然,網宿不可能滿足于這個差價,在接入網業務上,我們投入22億開發社區云項目。”

    所謂社區云,就是網宿圍繞著社區聚集地,比如說在北京有30萬居民的回龍觀,建立一個數據中心,并存儲互聯網內容,更快到達用戶。“通過這樣的社區云項目,我們可以接入CP(內容商),也可以接入其他小運營商,借此向其收費。”

    無獨有偶,互通寬帶考慮的也是內容。“如果我們在一個地區擁有足夠的用戶,互聯網應用提供商可以把內容存儲在我們這里,我們通過托管費等形式收費。”張洪海認為,用戶量是目前的競爭關鍵。“我們目前有100萬用戶,希望一年內可以達到300萬。”

    虛擬運營商協會秘書長鄒學勇表示:“虛商是針對個人用戶,而寬帶接入則是家庭用戶,可以在這里面做一些特色服務。比如說數字內容的運營。”家庭互聯網入口,似乎是接入網運營商的共同野心。基于此,網宿及互通寬帶均提到未來爭取虛擬運營商牌照的可能性。“作為流量運營商,打通移動與固網是優勢。”目前,拿到虛擬運營商及寬帶接入網牌照的僅有鵬博士、蘇寧云商及世紀互聯三家。

    但付亮認為:“這個還要提到‘三網融合’的問題,目前看來,廣電網與電信網的博弈還需要很多年的時間。”

 
 
新聞中心
賽立信新聞
賽立信看市場
行業動態

 

賽立信研究集團 2017 版權所有 粵ICP備11102332號 Copyright © 2016 smr.com.cn All Rights Reserved.

粵公網安備 44010402001624號

 
江西时时彩开奖zoushi